及五更梦中,闻明星满天,喜不成寐。

查看全文

【方狄】离家

写在正文之前:

送给大家的新年贺文,抱歉因为三次元的种种消失了这么久。

本篇是方狄加上一个煜爱的小尾巴,开始的基调定的有点虐然后越写越不对劲随即全部删掉又想办法扭转了一下最后是这种效果,相信我有一颗全心全意想甜的心好吗?

总之一篇粗糙的贺文,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大快朵颐不长肉【喂。


【方狄】离家

—壹—

清晨天还未大亮,方起鹤已收拾了简单的行囊。他将门拉开,一阵寒风席卷着割在他脸上。方起鹤就势紧了紧衣领,抬脚就要迈下眼前的几步短阶。

身后兀地“唰啦”一声,方起鹤回头,不束发倒是常见,只穿了里衣才是难得。

果不其然,如此颇有气势的出场加上一脸“你已...

查看全文

【雷狄】再会

写在正文之前:


给猫乙  @Nekootu  的生贺,先前收到猫乙的生贺非常开心,写了此篇算作回礼。但是刚刚在微博兜圈时好像发现已经晚了蛮久的样子!我还信心满满地以为是月末,真是抱歉!


这次终于根据先前所说写了雷狄,是按照猫乙姑娘之前雷狄文两人幼时相识的设定,这回讲的是狄父将幼时雷轰领回了家,所以雷狄二人算是青梅竹马?随后雷轰带着自己的“千军万马”离开,到侦探大赛二人重逢的故事。至于雷轰一直叫狄仁杰“姐”的这个梗也是原先猫乙姑娘文里面的梗,想来是生贺就拿来用了,希望是个惊喜而不是惊吓。还有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写雷轰,我感觉...

查看全文

【楼诚】成天下

成天下(楼诚)

—上—

“事成了。”

仅此三字,无需多言,方可放下片刻惊战,偷得半日安宁,共饮一杯美酒,再换一次心照不宣。

明楼正是在这三个字略过他耳侧的时候清醒的,他从躺椅上略微直起身来,一阵熟悉的刺痛感让他的手指习惯性地按压上太阳穴。这次浅眠并非他有意而为之,不然原先拿在手里厚厚的一叠报纸,如今不会一张躺在腿上,其余散落地下。

如此没有预兆不受控制的睡眠这月已是第三次了,捡起报纸时明楼多少在心里埋怨了自己几句。他绕着旁侧茶几慢慢地挪了些步子,好舒缓下久睡之后被躺椅硌痛的腰。躺椅上唯一绵软的靠背昨日被他拿去清洗,此时就在不远处的窗台上晾晒着。

待明楼最终在沙发上坐下,才留意到茶几...

查看全文

【白狄/方狄】烟茫(七)

第七章

虽然俗话说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但白元芳这么一跌,轻伤筋,未动骨。加之也毕竟是个习武之人,不出半月就重整旗鼓,拉着狄仁杰走街串巷,四处寻案。并为其端茶送水,上蹿下跳。

然而“上蹿”白元芳看上去却并不那么在行。如今在犯罪现场看着白元芳熟练地捞了个板凳上前并颤颤巍巍踩之其上的狄仁杰颇为无奈地想。他一边看着白元芳小心翼翼地以抬左腿,跟右腿的笨拙姿势上凳,一边向周遭地围观群众摆手解释说他不认识这人这人才不是他搭档他就是个买烟草送的吉祥物罢了。

时间暂调至半月前的傍晚,白家兄妹在自家府门前席地而坐多时未见狄仁杰身影。白洁最终放心不下嘱咐了他哥几句就起身去找狄仁杰,白元芳自然按捺不住起身想追...

查看全文

【方狄】规则

规则(方狄)

—壹—

“如此,你面墙唤我十声,声罢,你便来寻我。”

“若是找到了呢?”

“找到了,悉听尊便。但若是找不到……”

“我狄仁杰头脑伶俐,心思缜密,怎会找不到。这洛阳城你随便藏,不出半刻钟必定找到你藏身之地。哎你笑什么?”

“我笑怀英一如往昔,仍是自信如此。不过,怀英且听我将话讲完。若是找到,悉听尊便不错。但若是找不到……”

“还请怀英不要在晚饭的粥里掺上那腻人的桂花了。”

—贰—

   “你我先说好,你不得用你的轻功飞檐走壁。”

“那是自然。”

  “方起鹤,你就不怕我偷看吗?”待方起鹤让他转身,狄仁杰问。...

查看全文

【方邰】结

之前习惯在正文后说点什么,这回有必要在正文前说。

事实上剧没有真正看完(捂脸),所以把时间线安排的非常靠前,

就是简单写写对这两人的第一感觉,可能会ooc不要打脸(防护性捂脸)

祝大家阅读愉快~

结(方邰)

—1—

“你说,之前咱俩只有出点什么事儿了才能见面,这是不是不大公平啊?”

“这不是警局就是学校天台的,这也没什么情调啊?”

  “还有食堂。”

  “得了,这又不是饭点,往食堂钻什么钻。再说你这儿这食堂,别说,还真不怎么的。”

   方木看他说着,顺手从兜里拿出的烟盒中抖出一根烟来偏头点上,烟雾缭绕...

查看全文

【白狄/方狄】烟茫(六)

第六章

白元芳和白洁兄妹俩并排坐在府门前。白元芳一会儿看看自家妹子一会儿望望远方,白洁一会儿看看笨蛋老哥一会儿看看地。

“哥你说刚走的那个人不会有事吧…”

“不好说,你看他回去的时候马车开成那样……还有我就怕他一气之下把狄仁杰扔半路了可怎么办啊,不行我得去看看。”

“哥你都扭到脚了就赶紧进屋歇着吧。反正错在我,我去看就好了。”

“不行,那方起鹤是个阴险之人,你要去和他正面冲突太不安全。”

“所以哥,你就把狄仁杰一个人扔在那里啦?”

“……”

白元芳也无法解释他这回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听了狄仁杰的话,真的独自一人坐上了马车打道回府。也许是因为相较于狄仁杰以前对他“哎呀白元芳叫你别跟着...

查看全文

【白狄/方狄】烟茫(五)

第五章

    白洁在家完成了今日的习武之事,又用自己卓越的轻功消除了边角的蜘蛛网——她发誓若不是前几日吃饭时她的笨蛋老哥差点吞下一只蜘蛛她压根儿不会注意到它们。

   当她最终闲下来,又给自己绑了个满意的发辫之后,才想起她的笨蛋老哥前几天出门时似乎给她提及过什么侦探大赛之事,而后又是几日未归。白洁坐在椅子上,托着腮想他走之前信誓旦旦,让她准备一桌子菜等待冠军凯旋。她记得自己当时不好意思打击他的积极性,只翻了个白眼回敬了一下,自然也没有按照白元芳所说的准备什么满汉全席。原因很简单,若是他的笨蛋老哥一举夺魁获得什么“大唐第...

查看全文

【白狄/方狄】烟茫(四)

第四章

狄仁杰为什么不说话?

白元芳很担心。

该不会是被这大场面吓到了吧?白元芳思索着,哎不会不会,成天面对尸体都能面不改色,被害人当前都喝得下粥的狄仁杰怎会被区区多了的几个活人所吓到。而且根据与狄仁杰“同居”那日起对他多日不间断的观察,我家的狄仁杰见谁都能贫个不停,也自然不是什么认生的主。那会不会是今日的早餐不合胃口,不会啊今日早餐还是狄仁杰亲手所做,哎该不会是因此劳累过度了吧,他之前可未曾这么早起过……

“依大赛规定,余下侦探接方可晋级下一轮。”

哎?白元芳这才回过神来,什…什么情况这是?

听罢狄仁杰的解释后白元芳恍然大悟,随后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发出一如既往的感叹。

——真...

查看全文

【白狄/方狄】烟茫(三)

第三章

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尤其是在狄仁杰生活的时代,要从小立志去做什么民间侦探。大多数孩子并非名门望族之后,在严格家教下被盼着早日金榜题名。而那些没被管教的,就在街巷里互相追逐打闹,或是琢磨出什么游戏来玩闹上一通。而狄仁杰就特殊在他既没人管教,又不去玩闹。他父亲不在就呆在书房,他父亲回来就呆在卧房,看书砚墨写字发呆。这种生活方式幼时被称作静,长大后被称作懒。

要细数他的侦探生涯,似乎也查不出什么始末。狄仁杰觉得要是回忆起做过第一件最像侦探的事,怕是幼时帮邻家的下人找到了被另一个下人顺走的钱财。结果两人因为这几个铜钱大打出手之时他就已经偷偷溜回了自家庭院。

他也曾在被母亲指使着去买些日常用...